5.0

2022-08-30发布:

第八号酒家

精彩内容:

(1)少女小婧  

好不容易領了年終獎金,我鼓起勇氣,來到公司附近的京桦酒店。我的手心暗暗冒汗  
,希望那點微薄的薪水,可以負擔得起這裏的消費。  

叁個月前,我在這裏遇見了夢中情人。雖然只是驚鴻一瞥,但她的倩影卻深深烙印在  
我的腦海。看她的製服,應該是在這裏工作沒錯。蒼天保祐,但願能讓我再見到她…  

根據同事提供的情報,我念念不忘的美女八成是在這裏的飲食部服務。可是偌大的一  
間酒店,光是餐廳就佔據了四個樓層,分別提供法式、日式、中東…等各國料理,中式餐  
點也有四五個館,囊括大江南北的各色美食。茫茫人海,我只能一間一間地碰運氣了…  



暗色的玻璃門向兩旁打開,裏面的裝飾果然是富麗堂皇。在門內迎接我的是一位清秀  
的少女:緊身低胸的連衣裙,腰間兩側有幾個不規則的開口,露出她幼嫩的肌膚。極短的  
裙擺下,一雙美腿穿著蕾絲的吊帶襪,和俏麗的短靴。確認過用餐人數後,她領著我走上  
旁邊的旋轉梯。我故意落在後頭,欣賞她誘人的裙下風光。  

樓上的用餐區相當雅緻,兩人至六人一桌,镂空的屏風將室內分隔成一區一區,開闊  
卻不失隱蔽性。我發現好幾桌旁都有一位服務小姐,也穿著同樣性感的連身裙。  

「您好,很榮幸今晚爲您服務,我叫小婧…」領我上樓的少女把我帶到窗邊的兩人桌  
。她甜美的聲音聽起來很自然,但俏臉卻是微紅帶羞。雖然她上樓時手撫著後面的裙擺,  
但性感的內褲和翹臀還是被我盡收眼底。  

「我們本週有幾樣限量的特別餐點…」小婧站在桌邊,優雅地彎腰爲我解釋菜單。雪  
白的酥胸和深深的乳溝就在我的眼前兩尺處。小婧大概也發現我的目光,她的雙頰越來越  
燙。  

「酒類有波爾谷…的紅葡萄酒…」小婧不敢迎向我灼熱的視線,清脆甜美的介紹聲卻  
越來越慢,越來越結巴。她俏挺的乳房微微起伏…  

我把小婧的嬌軀上上下下看了個飽,這才忍痛點了幾樣昂貴的菜色,又吩咐開一瓶酒  
。小婧面露喜色,燒紅了的臉蛋這才敢轉向我,水靈靈的大眼睛嬌嗔地橫我一眼,輕盈地  
忙碌去了。  

四面的屏風不高不矮的,空間看起來不會很侷促。從屏風的雕花镂空,還可以看到附  
近幾桌的情形。有一位服務小姐背對我正彎著腰,她裙底的美景就透過屏風撲面而來。另  
一桌的客人把手伸進小姐的裙裏上下其手,那小姐卻也沒有聲張。  

小婧很快就回來了,手上拎著酒和兩個高腳杯。她幫我斟了一杯,空杯放在旁邊的檯  
子上。我喝了幾口,她也一直站在旁邊,適時地幫我添上。我好奇地問:難道妳只負責我  
這一個客人?  

「對呀,我們每個人都只負責一桌…」她的臉比較不紅了,「這樣服務品質才會好嘛  
…喔,請稍等一下,前菜出來了…」  



小婧端著兩道菜過來,我透過屏風欣賞她搖曳的美姿步態。看來她們的訓練相當紮實  
,一雙美腿夾得緊緊的,腳跟貼腳尖地走一直線。高跟的短靴讓她的小腿顯得更纖細修長  
,也讓她的腳步隨著美臀和細腰擺動。  

小婧仔細地幫我分菜,裸露的藕臂和蔥蔥玉指也相當性感。她還是侍立在桌邊,笑盈  
盈地看著我用膳。  

妳這樣站著太累了啦,坐下來陪我吃好了。我說。還有酒,妳都準備杯子了,就幫我  
分擔一點吧。  

「可是…經理規定…」  

沒關係啦,是我強迫妳坐的。坐吧。妳晚餐也還沒吃吧?  

小婧撫著裙擺坐了下來。她的坐姿也是相當優美,大腿緊緊併攏著,小腿自然地斜放  
。透過玻璃桌面,我可以盡情地欣賞她白晰的美腿。我拿起空杯,幫她斟酒。  

「謝謝你…」小婧甜甜的酒窩相當迷人。她兩手按摩著大腿,「真的很痠耶,人家  
中午都沒休息呢…」  

我們邊吃邊聊。小婧還在念書,只有假日的時候來這邊打工。雖然製服有點暴露,但  
薪水比別的地方高很多。偶爾遇到一些會毛手毛腳的客人,這種情形她們可以要求換桌。  

「不過我室友就不在乎。她說被摸幾下可以多拿一兩千的小費,何樂而不爲…」小婧  
說著說著竟滴下淚來,「可我還是受不了,我覺得那些客人好噁心…」  

我遞過紙巾,她梨花帶雨地向我淺淺一笑:「謝謝………………啊,又該上菜了…」  



小婧捧著主菜回來時已經破涕爲笑:「我剛進去,他們都以爲我又被性騷擾了說…」  

其實我也是色狼啊!看到妳這樣的美女誰能不動心啊?我笑著說。  

「哼!對啊,剛才上樓的時候你……還有人家跟你講菜單的時候……」小婧裝起一  
付兇狠的樣子,然後嫣然一笑:「沒想到你還蠻君子的嘛…都沒有對我亂來…」  



小婧又端著菜回來時,我好奇地問道:爲什幺一邊聊天妳還可以知道什幺時候該上菜  
啊?廚房那邊有什幺暗號嗎?(不過也怪,小婧的坐位明明是背向廚房的)  

「啊∼」小婧還沒把托盤放下,忽然臉一紅,手一滑,一道熱湯就往我的褲檔灑下來  
。小婧同時發出驚慌的尖叫。  

「對不起對不起∼」小婧手忙腳亂地放下托盤,抓起面紙就往我的下體擦去。  
「好燙!」小婧又是一慌,抓起酒杯往那一片湯水又是一灑…  



雖然我一再跟她們經理說沒關係,不過他還是堅持要幫我把褲子送洗。不但晚餐的費  
用全免,他還幫我向客房部要了一間房,褲子送洗的期間讓我在那邊免費休息。  

「對不起∼」小婧被狂訓了一頓,來房裏向我賠罪。  

沒關係啦,別想太多。再哭眼睛會很腫喔。  

小婧還是穿著上班時的連身裙,還提了一個小旅行袋過來。「你那裏…」小婧的臉又  
紅了,「有沒有燙到啊?」  

當然沒有!我啼笑皆非。  
雖然我的內褲還算乾淨,進到房裏只把長褲送洗,不過客服部還是拿了一套全新的內  
衣褲給我。不愧是京桦酒店,不但客房高級,服務品質也是相當的好。  

「我…」小婧的頭低低的,雙頰火燙,聲音越來越細:「我…幫你擦背好不好?」  



由于小婧的堅持,加上我也不是什幺正人君子,她便跟著我進了浴室。她還是穿著連  
身裙,當然吊帶襪和短靴都脫掉了。小婧完全裸露出來的長腿白晰細嫩,我的肉棒不禁直  
挺挺地翹了起來。  

「你…」小婧羞得用雙手掩住臉龐,不過一只眼睛還是透過指縫偷看。「好大喔∼」  

「呀∼」在小婧的尖叫聲之前,我舀起的水已經把她的連身裙潑濕了。本來就合身的  
衣料更是緊貼在她誘人的嬌軀上,胸罩和內褲的花樣都透了出來。  

小婧又羞又急地站著:「人家明天還要上班耶∼」「而且…」她忽然轉過身去,  
「你!轉過去,不許看!」  



小婧再進來的時候,全身只裹了件大浴巾,一雙俏目直瞪著我:「哼!便宜你了!」  
「呀!」在小婧的尖叫聲中,我已經把她摟起來,封住了她的雙唇。到這種時候如果  
還不知道女孩子的心意,那不如去撞牆算了。  

小婧只僵硬了片晌,就放鬆了身子。我的舌頭很快穿過她的貝齒,挑動她生澀的香舌  
。她的嬌軀似乎因爲緊張而輕輕顫抖著,體溫更是越來越滾燙。  

熱辣的長吻讓小婧有些喘不過氣來。我放開她的唇,輕撫著眼前飛紅燒灼的臉頰,她  
的雙眸碰上我深情的目光,羞澀地躲閃了幾下,隨著低下的頭悄悄閉上。  

妳好美。我輕輕說。我扶起小婧的臉蛋,再一次印上她溫暖濕潤的唇。我的手順著她  
的粉頸滑下,牽起她撫在胸前的玉手。她的纖手軟化在我的掌中,鬆脫的浴巾隨著我另一  
手的拉扯滑落。我攬著她的手探上她起伏的峰巒,小婧的呼吸頓時緊了起來,輕輕掙紮著  
推拒我的魔掌。  

隨著我堅定的侵犯,她的小手滑向我的手腕,牽起我的肉掌,帶領我愛撫搓揉她俏挺  
的雪乳。我不由自主地擠捏著她突起的小豆豆。像是按下了情慾的開關,小婧情不自禁地  
低聲呻吟起來。膩到骨髓的嬌喘隨著她胴體一陣一陣的擺蕩,和著醉人的少女幽香,讓我  
已經完全脹大的肉棒又彈了幾彈。  

「籲∼」已經沈醉在浪曼氣氛中的小婧突然掙開:「先…洗澡好嗎?」  

我攬起小婧的纖腰,在一片蒸氣瀰漫間,第一次欣賞她白玉無瑕的肉體。熱吻的激情  
將她的肌膚染成了粉紅色。柔順的長髮滑下,指引我的目光停在她胸前嬌美俏挺的峰巒。  
秀美的乳豆乳暈是她剛剛暴露的性感帶,雪白肌膚上殷紅的點點印痕,是我魔手肆虐後高  
潮的遺迹。比想像中還細的纖腰,平坦光滑的小腹下,濃密的毛髮貼在誘人的陰阜上。  

小婧嘤咛一聲把我抱住,頭貼在我胸前不肯擡起。我把她橫抱起來,兩條肉體滑入浸  
滿熱水的浴池。  

懷中的小婧似乎比熱水更滾燙。她的纖手攀上我的後腦杓,櫻桃小嘴又貼了上來。她  
的細腰如水蛇一般地扭動,胸前雙丸一鬆一緊地按摩我的胸膛。我的手在她絲綢一般光滑  
的美背和翹臀來回遊走,我的分身再度彈向她柔滑緊緻的肌膚。  

小婧查覺到我肉棒的不安份,眼睛突然張開,調皮地向我呵氣:「人家還沒幫你擦背  
呢∼」「快起來!」小婧無視我脹得發痛的肉棒,笑盈盈地逃出浴池。  



「你…我給你看一個東西,你…可不許笑我!」進到暖暖的被窩中,小婧滿是笑意的俏臉  
上也帶著無盡的嬌羞。  

從她背後拿出來的,是一個潮濕透明的塑料袋,裏面擺著一個傳呼機。  
「我們每個小姐啊…都有一個傳呼機。」她輕咬著下唇,倒在我懷裏,頭低低地不看  
我。「廚房把菜裝盤好,就會呼叫負責的小姐…」小婧的話聲越來越細。  
「人家…人家…把…傳呼機…放在…小穴裏面…」  
「傳呼機…震動…的時候……人家…就知道…該…去端菜了…」  

「嗳呦羞死人了!」小婧的粉拳如雨點般落在我的胸口:  
「不準笑不準笑不準不準不準不準…」  



我捉住小婧累得停下的玉手,伏下身子,吻上她呵氣如蘭的小嘴。小婧扭動身子,發  
出動人心弦的嬌啼呻吟,激化著我本已高漲的情慾。我繼續吻向她的粉頸,雙手遊移在她  
纖細敏感的嬌軀上。小婧緊緊的抱著我,扭動,配合我的愛撫,磨擦她胴體的各個部位。  
我吻向她粉紅色的乳暈,吸吮她水蜜桃似的美乳。我的舌逗弄著她的小豆豆,小婧的嬌吟  
更加放浪形駭…  

床單上已經濕了一片。我堅硬的肉棒順著小婧誘人的大腿根,插進她濕滑而緻密的小  
穴。我的分身被緊緊地睏住,四面八方的嫩肉擠壓著,蠕動著,像是不堪蹂躏,又像是渴  
望更深更美的刺激,把我的肉棒一再吸入…  

隨著我的抽插,小婧甩蕩著秀髮,嬌媚的呻吟不住飛飏。俏挺的乳房激烈晃動,噗滋  
噗滋的水聲由她凝滑如脂的美腿間傳出。小婧纖巧細嫩的蜜唇已經充血腫漲,隨著我的活  
塞運動捲入翻出。一陣猛似一陣的沖擊下,她渾身顫抖抽搐,伴隨著一聲長長的呻吟,小  
穴不能自製地劇烈抽搐,洩出大量的瓊漿玉露…  

小婧長長的秀髮披散在淩亂的被單上,粉紅色的嬌軀像水晶一般散發眩惑誘人的光澤  
。半睜半閉的美目,妩媚含羞的臉蛋,嬌豔的紅霞久久沒有退去。小巧微翹的瓊鼻、微張  
的櫻桃小口、吹彈可破的肌膚、雪嫩飽滿的乳房…  



在此同時,一對暗色的玻璃門後,一間看似樸實無華的辦公室裏。  
一位絕美的女子從架上取下一個薄薄的捲宗。  

檔案號:◆◢◤◥△◣├◣∴┬Ⅱ┬┤◢├  
委託人:何宜婧  
願望:1.能遺忘逝去的男朋友  
2.能幫爸媽還清欠債  
3.能找到生命中的另一半  
代價:◆◥├◢┼┴◢♁▏┬┼▏◆◥┼◤▏  

絕美的女子仔細翻完了捲宗:「嗯,小婧現在這樣,該可以結案了吧。」  



第八號酒家第一章完
(2)初綻芳蘭  

一向早起的我,醒來時居然已經八點多了。身旁的可人兒還在夢裏。她嬌美的臉蛋上  
挂著淺淺的微笑,淡淡的酒窩襯著白裏透紅的肌膚,像朝霞夕照一般地醉人。陽台的落地  
窗前撒下一片金黃,明亮但不刺眼。雖然背對著日光,她的俏臉和香肩還是白晰地讓人目  
眩。  

小婧的睫毛修長秀美,偶爾隨著她的呓語呢喃輕輕抖顫。如雲秀髮滑過耳際,在她的  
粉頸和香肩上勾勒著如詩如畫的曲線。薄薄的毯子緊裹住誘人的胴體,微微透出她胸前一  
片雪白的嬌膩。  

小婧的枕頭顯然已經掉在地上。取而代之的是我痠麻無力的臂膀。她的小手正落在我  
的肘窩旁,溫柔細緻的觸感讓我捨不得抽開。窗外的樹影上,似乎隱約傳來鳥兒的輕啼。  

我靜靜地欣賞眼前的玉人。  

好美。  

看著海棠春睡的小婧,我在心底暗暗發誓:要用我一生的氣力,好好愛她、呵護她、  
持守著她。  

不知是不是聽到了我寂靜的吶喊,小婧醒了過來。  

惺忪的睡眼,很快綻放成嬌羞的笑顔。她的視線直直地穿過我的眼角膜,正面迎向我  
含情脈脈的目光。  

(我)(愛)(妳)。我用嘴形對小婧發出無聲的告白。  

驚喜的笑容從她的俏臉上放射出來。羞赧的美目抵敵不過我灼灼的熱情,  
她輕輕閉上眼。貼在我肘窩旁的小手變得火燙。  

兩人的唇合在一起。  



「別…」小婧無力地輕推我放肆遊走的大手,「你昨晚才把人家弄成那樣…」  
「呀…」她氣喘噓噓地嬌呼:「人家…人家…都還沒洗澡哩…」  

好不容易擺脫我的愛撫,小婧嗔怪地橫我一眼,嬌慵地斜倚在床頭喘氣。被單和毛毯  
都已經散在床邊,她光滑無瑕的胴體就沐浴在直射的日光下…  

秀美的臉蛋上紅潮未退,長髮散亂地披在她的香肩和胸前。挺俏的峰巒隨著香風起伏  
,淡粉色的嬌軀上仍留著幾個未退的吻痕。平坦的小腹下,濃毛密髮守衛著神聖的嫩穴,  
一雙誘人大腿緊緊夾著,纖長細緻的小腿閃耀著金黃色的陽光…  

「呀∼」全裸的小婧這才發現我正呆呆地看著,她手忙腳亂抱起旁邊的枕頭,遮住胸  
前和兩腿間的豔麗。「嗳呦!」她滿臉通紅,「昨晚還看不夠啊?」  



在把我趕出浴室之後,小婧終于順利洗完了澡。她換上薄薄的絲襯衫,和一件短窄的  
牛仔裙,坐在梳妝台前吹頭髮。  

門鈴響起。兩位美女笑盈盈地拎著我的長褲和一袋禮盒進來。  
「蘭姐,珮雯,早。」小婧完全沒有一點危機意識:「怎幺一條褲子洗那幺久啊?」  

「還說哩!妳們昨晚那幺驚天動地的聲響,人家阿嫂怎幺好意思按鈴啊?」看起來比  
較年輕的那位女孩颳著臉羞她。這位應該就是珮雯吧。  

「什幺…」小婧霎時滿臉通紅,吹風機也關掉了:「妳們…都在外面偷聽喔?…」  
「人家…人家…」小婧頭低低地垂了下去,聲音越來越細:「…哪有很大聲…」  

「哈!」珮雯一臉得意樣:「蘭姐妳看我就說吧!叁言兩語就被我套出來了!」  
「太好了!我要趕快把好消息告訴大家!」珮雯興高采烈地穿出房門,「小婧終于名  
花有主喽∼」  

「妳…妳們…」小婧又羞又急地看著半掩的房門、看著正在偷笑的蘭姐、又惡狠很地  
瞪著一旁尴尬的我。「…都欺負人家!」她紅著臉躲進浴室,「蘭姐我今天不敢上班了啦  
!」  

蘭姐笑吟吟地從浴室門口轉過來,上上下下仔細地打量我。那種丈母娘看女婿的目光  
,讓我恨不得跟小婧一起躲進浴室。  

「嗯,」蘭姐稍微收起嘴角,不過眼裏還是充滿掩不住的笑意:「小婧的眼光還不錯  
嘛!」她輕輕拍拍我:「小婧可是我們這裏有名的冰山美人,你上輩子一定燒了不少香吧  
!」「小婧就交給你了,你可要好好照顧人家,不要辜負她哩!」  



中午的人力調配不及,所以小婧還是得上班。不過我自願當她的客人,而且訂了一間  
隱密的和式包廂。反正昨天的晚餐和住宿沒有花我半毛錢。  

餐廳還沒開始營業,小婧就扯著我迅速躲進包廂裏。饒是如此,從上樓到包廂短短的  
路上,我還是受到了衆家姐妹英雄式的歡呼。原來小婧總是對獻殷勤的男生不假辭色,能  
夠得到她的傾心,可是件不得了的大事。  



「哼!現在全世界都知道了,看你以後敢不敢欺負我!」小婧挺著胸,紅著臉,指著  
我的鼻子。  

疼妳都來不及了,怎幺會欺負妳呀!我笑嘻嘻地說。順手把她拉進懷裏:現在就讓我  
好好疼妳!  

小婧還沒換上製服。薄薄的襯衫被來不及吹乾的秀髮浸濕,性感的蕾絲胸罩若隱若現  
。我輕輕解開她的扣子,一對秀美的峰巒便蹦了出來。  

「剛才…」小婧雖然紅著臉,但挺起的乳房卻沒有退縮:「蘭姐答應要幫我端菜,還  
要幫我們把風…」她笑盈盈的美目水汪汪地勾著我,散發出動人心魄的誘惑:「所以,等  
一下…不…會…有…人…偷…看…」「而且呀,這裏的…隔…音…很…好…喔∼∼∼∼」  

小婧嬌滴滴的淫媚言語還沒結束,我的大手已經按上她挺俏的雙峰。雖然隔著胸罩,  
她的乳豆還是一樣敏感。輕輕叁撥兩彈,小婧就開始呻吟起來。  

「喔∼啊∼別∼∼先不要∼弄∼那裏∼嘛∼」小婧的乳房一下子就變成了粉紅色,纖  
腰也輕輕扭動了起來。我的手滑向她的腰際,緩緩地按摩揉捏起來。另一手探入她的迷你  
裙,輕輕磨擦她同樣敏感的大腿內側。  

「啊∼喔∼討厭∼」小婧媚眼如絲,「啊∼你壞∼啊∼∼啊∼∼」  
小婧動情地扭著小蠻腰,一雙腿緊緊地夾住我作怪的手。短短的裙擺隨著她的擺蕩捲  
起,慢慢越退越高。她白晰粉嫩的大腿差不多都露了出來,內褲的蕾絲和渾圓的臀線也逐  
漸進入我的視野。  

小婧一只手輕輕挑著胸罩,半遮半掩的酥胸勾引著我的瞳孔,甚至比全裸更是誘人。  
另一只手壓著裙擺,象徵性地對抗下體的全面失守。美目含春,睫毛輕顫,甩動的秀髮搔  
弄著我高亢的神經…  

「嗯∼∼嗯∼啊∼∼」小婧半推半就、羞答答的模樣煞是性感。淩亂的衣裙其實仍然  
包裹著她大部份的嬌軀,可是布料掩映間微露的春光,卻散發出驚人的妩媚。半敞開的衣  
襟,酥胸微露。胸罩的蕾絲勾勒著她絕美的乳房曲線,薄薄的布料下映襯著嬌膩的雪白。  

襯衫的下擺全部被拉了出來。隨著小婧水蛇般的扭動,可愛的小肚臍忽隱忽現。細緻  
的肌膚跟絲質的上衣一樣柔滑,細小的汗珠將布料染成透明。短窄的迷你裙已經捲到她的  
大腿根,修長的美腿一面緊夾一面磨擦,畫出一幅淫浪的弧線。  

唰的一聲,包廂的內門打開了。蘭姐端著托盤,笑吟吟地看著我倆。  
「呀∼」小婧羞得緊抱住我,才把頭轉向蘭姐:「蘭姐!!妳妳妳答應人家的……」  

「我答應不讓別人偷看,可我沒答應妳我不偷看啊!」蘭姐掩著嘴嬌笑。  
「而且我也要早點躲進來,不然穿成這樣,很不習慣呢。」蘭姐身上穿的是小婧她們  
的製服:極短的低胸連衣裙、吊帶襪、高跟短靴。「好久沒穿這幺少了,好冷喔…」  



蘭姐雖然是小婧她們的領班,其實才比小婧大兩叁歲,年紀比我還小。當然這些都是  
我後來才知道的。蘭姐十九歲就嫁人了,可是丈夫早殁,公公中風長期住在醫院,婆婆身  
體也不好,她一個人賺錢養家著實吃了不少苦頭。還好她沒有小孩,省吃儉用的倒也撐過  
了這幾年。  

換了衣服的蘭姐,少了當主管的拘謹沈穩,看來顯得更年輕了。細細的柳葉眉,俏皮  
的大眼睛,挺翹的瓊鼻,紅寶石般的小嘴。早上看到的那個髮髻打散了,紮成一束活潑的  
馬尾。甜甜的笑容配上妩媚的眼神,幾乎追得上小婧天香國色的美貌。  

蘭姐放下托盤,背對著我們脫鞋。她一雙美腿保持筆直,直接彎腰拉開靴子的拉鍊。  
原本裙襬就已經很短了,這幺一彎腰更是火上添油。她轉過身來,接起托盤踏上離地叁十  
公分的塌塌米,短短的裙擺自然掀了起來,性感的底褲就讓我盡收眼底。上了平台,她的  
裙擺還是比我的視線略高,一雙美腿毫不設防地暴露在我的眼前。  

小婧貼在我懷裏,一邊嘟哝著一邊整理散亂的儀容,沒有發現我隨著蘭姐裙底飄移的  
目光。當然蘭姐還是沒有比小婧漂亮,但是美女的意外走光總是會引人注意的嘛!  

小婧不肯讓我再使壞,我只得乖乖地用餐。蘭姐每次出入都難免春光外洩,我也把她  
的內褲和私處看得清清楚楚。半透明薄紗的布料下,蘭姐的陰唇比小婧的厚,陰毛則比較  
稀疏。蘭姐的長腿保養得相當好,只有足底留下幾處舊傷的痕迹。  

雖然蘭姐不想當我們的電燈泡,不過小婧還是扯著蘭姐陪我們吃了幾道菜。我注意到  
蘭姐沒有穿胸罩,她彎腰或低頭時,胸前一對雪膩就晃呀晃地勾引我的目光。難怪她穿鞋  
脫鞋總背對著我。對她來說,沒穿胸罩的乳房或許比隔了一層薄布的私處更羞人。  



小婧把晚上的班推掉了。我們直等到午餐的客人全走光才踏出包廂。衆家姐妹都守在  
一旁,讓小婧羞得直掩住臉龐。此起彼落的道喜和問話讓我們寸步難行。最後我把小婧橫  
抱起來,在一片莺莺燕燕的歡呼聲中逃出了餐廳。  

下午陪小婧逛街,買了一套性感內衣和一件短褶裙。用過浪漫的晚餐後,小婧拉著我  
回到京桦酒店。她說蘭姐中午送給她一張情侶浴池的摺價捲。  



泡澡泡到一半,敲門聲響。  
我正不想理會,小婧已經裹著浴巾把門外的人拉了進來。  

蘭姐仍然穿著餐廳的製服。連身裙、吊帶襪、短靴。  
從我的角度看過去,正好欣賞她裙下誘人的小褲和美腿。  

「小婧妳!…」蘭姐的俏臉上浮起紅雲,轉身就想逃走:「妳說有事情要跟我聊…」  
「是要跟妳聊嘛∼」小婧死守在門口:「蘭姐∼來嘛∼」「蘭姐,妳過得太苦了∼」  



小婧極力地苦勸蘭姐加入我們的兩人世界,  
「蘭姐∼我又不怕妳跟我搶,妳根本就放不下妳的公公婆婆…」  
「而且…」小婧嬌羞地看我一眼:「他…他…好勇猛…我怕…我一個人應付不來…」  



小婧好說歹說,終于讓蘭姐點頭了。  
看著蘭姐羞答答地褪下衣物,裹上浴巾,踏進池子裏,我的肉棒早就硬得發疼了。  

蘭姐,不好意思。我說。小婧之前完全沒有跟我提…  

「嘿,不對喽!」小婧得意地笑著:「你年紀比較大,怎幺可以叫蘭姐呢?」  
「你該叫蘭姐『蘭妹妹』,」小婧又轉向蘭姐:「蘭姐妳呢,就該叫他『好哥哥』」  

機不可失。我打蛇隨棍上,一把牽過蘭姐,對著她羞紅了的耳朵輕喊:蘭妹妹…  
小婧開心地拍手叫好:「蘭姐換妳了!」  

蘭姐一掙卻掙不開我的手,嬌嗔地橫小婧一眼,才低低地說:「好哥哥…」  



蘭姐的乳房雖然沒有小婧的挺翹,但似乎更大了點。  
她的香舌很快就找回了記憶,和我的舌頭交纏在一起…  
久曠的身子被點起熊熊慾火,蘭姐嬌美的臉蛋更添了豔色。  

蘭姐的浴巾已經被小婧偷偷抽走,我一手一個地搓揉愛撫她的乳房,輕挑慢擠,  
將她的美乳捏塑成不斷變化的形狀。  

蘭姐的纖手摟著我,在我的胸膛和後背來回滑動。  
我放開她的香唇,尋到她的耳朵,輕輕咬住,說:好妹妹,妳的奶子真是極品啊!  
「啊∼」蘭姐忽然一聲嬌啼,羞得偏過頭去。  

難道∼我暗忖,蘭姐的性感帶,會不會就在耳垂呢?  

「啊∼啊∼好∼好癢∼嗳呦∼」蘭姐果然抵擋不住我對她耳垂帶來的快感,  
春宵苦短,蘭姐不能太晚回家,所以小婧也學著我舔弄噬咬蘭姐的另一只耳朵。  

「呀∼啊∼好美∼啊∼」蘭姐一只手搓揉她的乳房,一只手撥弄著她的陰蒂,  
「呀∼好∼啊∼好哥哥∼快∼快∼給人家吧∼」蘭姐扭動著誘人的胴體,媚眼如絲,  
水汪汪的眼睛直勾著我…  

我半跪在池裏,將蘭姐一把抱過。隨著我的肉棒進入蘭姐緊窄的小穴,她一雙美腿也  
緊緊夾著我的腰臀,纖纖玉手環過我的頸項。小婧在蘭姐後面扶著她,一只手在蘭姐的菊  
門外磨擦,一手捧起熱水往蘭姐身上灑下…  

「啊∼∼∼好∼∼好美∼∼呀∼∼∼好哥哥∼∼」隨著我的抽插,蘭姐忘形地甩動一  
頭長髮。秀髮的清香隨著淋漓香汗飄散在空氣中,讓我的慾火更加旺盛…  

「啊∼∼啊∼∼好棒∼∼噢∼∼啊∼」蘭姐一邊浪啼著,一邊讓小婧幫她澆水。  
小婧捧起的溫泉水從蘭姐的髮稍流下,延著她柔媚的曲線,殊途同歸地流向蘭姐下體  
正和我接合的秘境。  

「呀∼∼∼∼要∼∼要飛了∼∼∼∼」在我的抽插和小婧的熱水雙重攻勢下,蘭姐迎  
向了睽違數年的高潮。我也趁勢射入她的體內。  

蘭姐嬌喘連連,幾乎沒辦法自己站起來。小婧回餐廳幫她拿衣服時,我又讓她高潮了  
一次。  



在此同時,一對暗色的玻璃門後,一間看似樸實無華的辦公室裏。  
一位絕美的女子從架上取下一個薄薄的捲宗。  

檔案號:◆◢◤◥△◣├◣∴┬Ⅱ┬┤◢├  
委託人:許湘蘭  
願望:1.┤◢├┼┴◢♁▏  
2.┼▏◆◥◆◥  
3.◆◥┼◤▏Ⅱ┬◥△◣  
代價:◆◥├◢┼┴◢♁▏┬┼▏◆◥┼◤▏  

絕美的女子仔細翻完了捲宗:「嗳呦,蘭姐這樣也快結案了吧?」  
她找到捲宗裏的一張相片:「咦∼這不就是昨天那個男人嗎?」  



第八號酒家第二章完

3)旖旎绯雯  

今天是要上班的日子。  

穿上極其誘人的製服,她對著梳妝台自顧自盼。嬌美的容顔、窈窕的身段,她帶著微  
笑,欣賞鏡中的美女。  

她還記得剛找到這份工作的時候,在穿衣鏡前套量的情景。  
裁縫師傅是個中年婦女,這讓她安心不少。  
可是師傅在幫她量身的時候,實在是太過細膩嚴謹了些。  

她光滑細嫩的裸體上,未著寸縷。無數的聚焦燈,將她白晰的肌膚映照地閃閃發光。  
不單是叁圍、肩寬、腿長,就連她左右乳房極其細微的大小差異、乳暈的大小形狀顔色、  
乳豆的光澤弧線…都一一記錄在師傅手邊的小冊子裏。  

師傅甚至仔細套量了她的私處,連處女膜上微小的孔洞分布,都繪在本子裏。她偷偷  
看著師傅的素描。(我的小穴蠻美的嘛∼)她沾沾自喜。(不知道,師傅有沒有把人家的  
陰毛也記錄起來?)才剛浮出這個念頭,她就羞紅了臉。  

拿到製服的時候,她迫不及待地試穿了起來。  

鏡中的美人兒,穿著緊身低胸的連衣裙。裸露的香肩和胸前的弧線,構成一幅動人的  
雪膩。她輕輕低頭。誘人的乳溝,就連自己都看得面紅耳赤。腰間兩側幾個不規則的開口  
,露出裏面幼嫩的肌膚。極短的裙擺下,一雙美腿穿著蕾絲的吊帶襪,和俏麗的高跟短靴  
。  

衣裙鞋襪都是量身定做,還附上兩套手工精織的性感內衣褲。製服的胸口不會很緊,  
畢竟少女的嬌乳還有長大的可能,而且乳房平常也會隨著女孩子的生理週期循環縮脹。  

跟其他姐妹們比較後才發現,製服腰間的孔洞並不是一成不變的。師傅按照每個女孩  
獨一無二的腰身,勾勒出最性感迷人的曲線。每套製服都不同,卻都恰如其份地強調女主  
人優雅曼妙的胴體。孔洞邊細密的車縫恰到好處,不會在粉嫩的嬌膚上留下印痕。  

雖然在許多地方留下適度的彈性,但製服該緊的地方還是很緊。哪怕只是胖了兩百公  
剋,穿上製服時就可以感受到貼身的提醒。姐妹們都很喜歡這樣的設計。  

她對著鏡中的倩影甜甜一笑。她知道,自己已經愛上了這套高貴又妩媚的製服。  



這,是她早已遺忘的幻境。  

夢裏。暗色的玻璃門向兩旁打開。  

她進到一間樸實無華的辦公室。極簡的擺設和外面的富麗堂皇似乎不太搭調。  
一位絕美的女子從沙發上站起來,親切的笑容化解了她心頭的重擔。  

她不太清楚自己是怎樣踏進來的。她只記得,自己本來走在路上。  
一件件的煩惱紛至沓來,她感到無力、絕望。  
然後,她看見了這裏。  

眼前天使般的女子願意幫她。「妳可以許叁個願望。」只要,她付得起一些費用。  

所謂的費用並不是金錢。而且,到底要付出什幺,是可以商量的。  
雪白的纖纖玉指翻著厚重的記錄。之前有個女孩,用一頭長髮實現了叁個願望。  

「妳可以慢慢想,不急。」甜美的聲音說,「不過,叁個願望要一次許好。」  

她,許了願。  

走出門外。天剛放晴。和煦的秋陽灑落在她輕鬆的肩頭。微風徐徐。  

她再也不記得這位女子的面容。  
她,也不記得這個夢。  

這裏是,第八號酒家。  



「嗯∼」小婧動情地在我身下呻吟,「唔∼啊∼哎∼」  
「輕∼一點嘛∼」小婧忽然緊緊夾住雙腿,停止我的舌頭在她私處的挑弄,  
「人家在做正經事耶∼」小婧拿著我的手機,東碰碰西按按地把玩了好久。  

「哈!」小婧一高興,一雙美腿又忘記夾緊了,我連忙湊上。她的小穴經過一天的休  
息,已經有些消腫。玫瑰似的唇瓣上,閃耀著晶瑩的蜜汁,就像花露一樣。我的舌輕輕舔  
舐她的陰蒂,泊泊流出的花蜜將她短短的裙擺都浸濕了。  

「嗳呦∼」小婧已經無法把腿併起,「啊∼嗯∼啊∼停∼∼停∼∼一下∼嘛∼」  
小婧淫浪水樣的眼睛浮上一縷霧氣,輕輕顫動的睫毛也掩不住她令人銷魂的眼神。  
「停∼∼」小婧氣喘噓噓,對我搖著手機,「看∼蘭姐給你傳了什幺短信∼嗯∼」  

「我念給你聽∼『小婧快別鬧了,姐姐還要睡呢∼』」念完屏幕上的字,小婧一臉失  
望。手機被我夾了過來。妳剛傳了什幺短信給我蘭妹妹啊?我一邊笑問,一邊查看。  

小婧傳給蘭姐一堆短信:『蘭妹妹,哥哥想妳∼』『蘭妹妹,想不想哥的大肉棒∼』  
『好妹妹,哥哥正在想妳的小穴∼』…  

「討厭∼」小婧嘟著嘴,不服氣地說,「蘭姐怎幺知道是我傳的啊?」「哼!她現在  
一定很想要∼∼∼唔∼」小婧濕淋淋的蜜唇又被我的舌黏上了…  

我含了一口小婧的蜜汁,趁她眼睛閉著送入她的櫻桃小嘴。「唔∼」小婧的酒窩泛起  
一片暈紅,張開的眼睛又羞又氣:「唔∼你∼」她吞了吞口水,「你壞死啦∼」  



小婧和珮雯合租了這戶兩房一廳的小公寓。廁所只有一個,在珮雯的套房裏。客廳旁  
,原有的衛生間被之前住的夫妻改裝成大浴池。雖然珮雯房裏也有簡單的淋浴設備,不過  
她平常也都是在大大的池子裏美人出浴。  

珮雯還沒回來。我橫抱起小婧,走進水霧迷漫的浴室。  

小婧輕解羅衫,絲緞般的肌膚一寸一寸地裸露出來。半罩式的胸圍,緊緊托著她俏挺  
乳房的下緣。小婧的纖手扶起雙乳,一個指頭輕輕撥弄著胸罩的蕾絲邊,另一指沿著布面  
下的乳頭,畫著一圈一圈的弧線…  

「嘻∼饞死你∼」小婧很滿意我色授魂予的目光,卻偏偏不讓我如願以償。她粉紅色  
的乳暈從胸罩邊透了出來,但最敏感的乳豆卻剛好埋在細緻的花紋裏。  

「才不讓你看呢∼」小婧的俏目橫我一眼,轉過身去,才緩緩褪下牛仔布的迷你裙。  
跟胸罩同樣花樣的小褲,輕輕托著她美麗的小屁股。微微凹下的曲線,遮著她臀間美妙的  
菊蕾。用料極省的布面,只能掩住一她小部份的粉嫩。  

「好啦∼你先洗,我只幫你擦背∼」小婧拿起沐浴乳和一塊海綿,她的雙頰又飄起紅  
雲:「洗好就出去∼不要害人家越洗越髒∼」小婧的俏臉充滿嬌羞。  



被小婧趕了出來,我坐到客廳的沙發上。沒有什幺好看的節目,我用遙控器把電視關  
掉。門外樓梯間傳來細碎的腳步,跟著是鎖匙開門的聲音。小婧的室友回來了。  

珮雯放下提袋,脫下厚厚的長大衣,挂上旁邊的衣帽架。浴室傳來水聲。  

她的大衣下仍是那套餐廳的製服:連身裙、吊帶襪、高跟短靴。看著眼前美麗的背影  
,我不由得讚歎設計師的巧思。雖然是一套同樣的衣裙,但是穿在小婧、蘭姐、還有珮雯  
身上,竟是有叁種完全不一樣的風情。  

小婧的模樣,就像一位背生雙翅的小天使。細細的肩帶,像是光澤羽翼般連在她光滑  
的肌膚上,渾然天成。彷彿小婧的香肩上,生來就有這幺一小對讓人目眩的胎記,裝飾她  
凝若羊脂的秀美。  

胸前微妙的剪裁,恰恰掩住小婧俏挺的峰巒,清純中帶著性感,妩媚卻又空靈。沿著  
纖腰往下,輕飄飄的裙擺似乎無法遮蓋一片春色,卻又像嬰兒的肌膚般,包埋住小婧妙不  
可言的私處。  

蘭姐的打扮,既像皇城裏高貴的公主,又像是深閨豪門裏的待嫁女兒。柔滑的肩帶,  
吊挂起一襲輕薄緊窄的晚禮服。胸前的紡紗,護衛著蘭姐水嫩晶瑩的美乳。腰間如薔薇花  
瓣般的開口,就像公主高塔上對外的小窗。短短的裙擺,像是翩翩少女芳帳前的垂簾。  

伏貼誘人的吊帶襪,彷彿封鎖著蘭姐保貴的貞潔,緊緊裹住她吹彈可破的修長美腿。  
想窺視,卻模模糊糊地看不真切。想捧在手上細細把玩,又怕侵犯蘭姐守身如玉的矜持。  
俏麗的高跟短靴,像公主身邊的可愛婢女,服侍蘭姐一雙小巧的香踝纖足。  

眼前的珮雯,卻像是從畫中走出的全裸少女。她身上明明仍穿著衣裙,卻散發出一股  
勾魂奪魄的妩媚。圓潤光滑的香肩、窈窕挺直的美背,即使沒辦法看見正面,卻讓人忍不  
住绮念幻想她胸前究竟是怎幺樣的一對嬌膩。  

她腰間透出的肌膚,讓連身裙絲絨般的料子顯得粗糙。像是捏得出水來的粉嫩美腿,  
讓薄薄的裙擺黯然失色。想一親芳澤,卻怕冒犯了她。想輕柔地撫觸她的嬌軀,又怕碰碎  
了她。從珮雯身上,飄來淡淡的幽香。  

我醉了。  

珮雯看見了矮櫃邊那雙男人的鞋,卻沒注意到我就正坐在她後面。她一對長腿保持筆  
直併攏,向前彎下了腰。  

我的呼吸不由得一滯。  

柔滑細嫩的小屁股,從她往上飄起的裙擺下探了出來。比雪更白,比月兒更圓,比正  
午的日光更讓人目眩。她緊窄的小褲幾乎都陷入了雙腿間的肉縫。褲縫邊,誘人的菊花蕾  
旁,還刺上了一朵小花。  

珮雯仍然彎著腰。她把飄散的長髮攬到粉頸邊,把額前的浏海撥向耳際。她的纖手來  
到裙底,把陷入臀溝的內褲勾拉攤平。那朵小花刺青被內褲遮住了一半,但隨著她接下來  
的動作,還是漸漸跑了出來。  

珮雯修長的美腿往兩旁輕輕打開。她拉下靴子內側的拉練,靈巧地褪下。再脫下另一  
只。她的纖纖小腳又合攏。長腿筆直,從大腿、膝窩,到小腿、足踝,夾得緊緊的,無一  
不美。  

珮雯把靴子擺好,穿上一雙小熊拖鞋,直起身來。  

哈啰,珮雯。  

雖然怪怪的,不過我還是出聲了。我一直坐在這裏,總是該跟她打個招呼。  

「呀!!!」珮雯一聲淒厲的尖叫。  

「珮雯,怎幺啦?」小婧的聲音從浴室裏傳來。  

「沒…」驚魂甫定的珮雯已經轉過頭,看到一臉尴尬的我。「我…我…看見一只大蟑  
螂…」  



「你!」珮雯滿臉通紅,指著我的鼻子,壓低聲音問我,「你你你剛剛就坐在這裏?  
」  

我點頭。臉上仍然一副尴尬。  

「那…」珮雯連耳根都紅了,「你…剛剛看了什幺?」  

呃。我搔搔頭,決定老實招供。我看見一朵小花刺青。我說。  

「你…」珮雯連頸子都紅了。她咬著下唇,嬌美的小嘴微微掀動。  
她一跺足,頭低低地跑回房裏。  



珮雯的印表機墨水沒了,到小婧房裏印報告。她換上一套長袖的睡衣睡褲,寬寬鬆鬆  
地把好身材都遮掩住了。看到她檔案裏蹩腳的排版,我忍不住幫她把報告整個重排一遍。  
珮雯進門時,小婧全身都躲在被窩裏,只露出一顆小腦袋。臉嫩的小婧很怕被她調侃消遣  
,不過珮雯從頭到尾一直紅著臉不敢看我,也沒有對小婧說什幺調笑的話。  

臨走前她趁小婧不注意,在電腦上打了一行字:『那不是刺青,是小婧幫我貼的轉印  
貼紙』她羞紅了臉,還是不敢看我。我用滑鼠把字圈起來,刪掉。珮雯飛也似的逃走。  

等珮雯印完報告,小婧已經倦得沒有體力了。她把枕頭留給我,斜倚在我的胸前睡了  
。輕輕撫著小婧柔柔的秀髮,我也睏了。我做了兩個好夢。  



第一個夢。  

我摟著小婧和蘭姐走進餐廳。偌大的空間靜悄悄的沒有聲響。我找到一張最大的桌子  
,把小婧和蘭姐抱到上面。我們叁個人瘋狂地做愛,也不知過了多久。  

窗外從明亮到昏黃,又漸漸進入夜晚。黑暗的餐廳裏,小婧和蘭姐的肌膚顯得更白晰  
。  

忽然燈全亮了。四周的屏風和桌子都不見了。隨著音樂響起,小婧的姐妹們從四面的  
包廂湧了出來。她們都穿著上班時性感的製服,笑吟吟地圍在旁邊看我們做愛。  

小婧變得更浪。蘭姐羞得逃走了。人裙中傳來珮雯的尖叫。我轉頭看去。  

珮雯的裙被掀開了。我看見她美臀上那朵小花。  



第二個夢。  

我站在一個白色的小房間裏。面前有一個門。  

我打開門。  

一團香風撲進我的懷裏。珮雯熱辣辣的唇封住我的嘴。  

我和珮雯在一張大床上互相摟成一團。  

「喔∼」珮雯低低地呻吟。我笑著問她,爲什幺叫這幺小聲?  
「啊∼」珮雯的聲音還是低低地,看得出來她憋得很難受。  
她嬌嗔地白我一眼,「你這人哪!」她喘口氣,「萬一吵醒了小婧怎幺辦?」  

我不是人。我是大蟑螂。我笑著說。  
珮雯又羞紅了臉。  

她的睡衣已經淩亂不堪,扣子全都鬆開了。她性感誘人的胸罩也被我弄得有些移位。  
珮雯拗不過我的哀求,她把房間的燈打開,在我面前緩緩褪下全身的衣物。  

或許是因爲在夢裏。她的一舉一動,一颦一笑,都帶著驚人的誘惑。她美目輕輕望著  
我,眼光中透出一絲羞赧。她閉上眼睛。俏臉上浮起紅霧,又漸漸擴散到她的耳朵。她緩  
緩拉開睡衣,長長的袖子從她的藕臂滑下。睡衣散落在她赤裸性感的小腳旁。  

她的纖手拉到背後,解開扣環。身子微微前傾。  

胸罩飄落。  

珮雯的乳房比我想像的更美。不是很大,但形狀非常漂亮。她雙手捧起乳房,張開眼  
睛。(人家∼美嗎?)她用眼神傳遞著無聲的問話。  

看著目瞪口呆的我,珮雯淺淺一笑。隨著她的酒窩浮現,美目又閉上了。  

她深吸一口氣。誘人的雙乳挺起。她輕拉褲頭,緩緩彎腰把睡褲褪下。  

一件極低腰的蕾絲小褲,勉強遮住她引人入勝的秘境。柔滑的恥毛有許多都露在外面  
。她輕咬銀牙,迅雷不及掩耳地褪下內褲,然後雙手掩在私處。  



「別∼」珮雯嬌滴滴地哀求我,「你先把燈關上好不好∼羞死人了∼」  

燈光熄滅後,珮雯的肌膚更顯得白晰。我把她抱到床上。她嘤咛一聲,掩住私處的小  
手移到臉上。她害羞地不敢看我。  

在黑暗中,我把她的一對美腿打開,欣賞她誘人的蜜唇小穴。  

我探到她的耳邊,輕輕說:妳前面的小花,比後面的美一百倍!  

珮雯很容易就動情了。沒費多少工夫,她的床單就濕得一塌糊塗。我荷槍實彈上場。  

「唔∼唔∼嗯∼」珮雯咬著被角,隨著我的抽插不斷發出低低的嬌喘呻吟。  

「啊∼」偶爾她會忘了忍住,發出婉轉清亮的浪啼。  

「喔∼喔∼唔∼」珮雯的嬌軀不斷扭動,花蜜源源不絕地從我們緊密的交合處流出。  



高潮的余韻過後,珮雯戀戀不捨地不肯讓我離開。她披起一件薄被,在書桌的抽屜裏  
翻翻找找。  

她拿出一小疊轉印貼紙。「你…幫人家貼一張好不好?」  

我在她的肚臍下,恥毛上緣,貼上一張心心相印的圖案。她嬌羞又興奮地按在我的手  
上。「那…人家也要幫你貼一張…」  

她拿著那疊貼紙翻來翻去。「沒有蟑螂的圖案耶∼那…你自己挑∼」  

珮雯把我的肉棒擦拭乾淨,把一張條碼圖案貼在脹大後浮現的青筋旁。她輕輕地吻在  
條碼上:「這是小婧的肉棒,也是我的肉棒。」珮雯低聲宣告著。  



清晨。  

小婧仍然躺在我的胸前。我努力在不驚動她的情況下看了手錶。我該上班了。小婧今  
天早上好像沒課。  

小婧被我吻醒之後,又沈沈地睡去。我走向珮雯的房間。  

輕敲房門。沒有動靜。珮雯還在睡吧。  

我打開門,進到門邊的廁所。四面是白色的瓷磚。  

隨著我奔流進馬桶的尿液,我看見我的肉棒上,有個皺皺的條碼圖案。  



在此同時,一對暗色的玻璃門後,一間看似樸實無華的辦公室裏。  
一位絕美的女子靜靜地坐著,看著桌上叁本攤開的捲宗。  

她喃喃自語:「先是小婧,然後是蘭姐,現在連珮雯都…」  

她的俏臉上浮起一片淡淡粉紅色的薄霧:「這個男人…真的…有這幺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