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8-31发布:

少妇人妻系列水多《扫黑风暴》:几场文戏暴露大细节,贺芸或是“孙小果”的保护伞

精彩内容:

盡管看預告和宣發,就已經知道這部戲的尺度會很大。

“孫紅雷這個警察被關狗籠。”

“孫小果案和操場埋屍案又被搬上熒幕。”

“陷害警察、殺人強奸、黑白勾結。”

凡是你能想到的“掃黑除惡”的一些元素,這部劇幾乎都有,甚至還超出了你的想象。

雖說已經有了心理准備,但昨天一口氣看完開播的五集,還是感覺到了頭皮發麻、膽戰心驚。

尤其是開場的謀殺戲,更是叫人毛骨悚然:

一個形容枯槁的女人,對著攝像機做出了一番陳述,大有趁專案組來臨之際,爲丈夫申冤的節奏。

就在她准備好了罪證,要跪在馬路中間攔專案組的車輛時,意外卻發生了。

一輛放著“祝你平安”音樂的清潔車緩緩朝女人的身後駛來。只見鏡頭再一轉,專案組的車開了過去。

而清潔車的車輪底下,淌了一小灘血迹。

前一秒還跪在馬路中間的女人,後一秒就變成了一具屍體躺在清潔車的副駕駛座。

以一場慘絕人寰的凶殺案,拉開了掃黑的序幕。既體現了黑勢力的一手遮天,也反應出掃黑除惡工作的艱巨。

但讓人膽戰心驚的,又何止這場凶殺案。

01:“黑與白”的勾結

從目前更新的五集劇情來看,整個掃黑故事主要圍繞著倆條線索展開。

第一條就是馬帥引出來的麥自立失蹤事件,而在開場被清潔車撞死的女人,就是麥自立的妻子。

第二條,是高明遠以及孫興等人,多次提到的十四年前的那個雨夜。

十四年前的雨夜發生了什麽?

孫興究竟殺了誰?

爲什麽他能改頭換面,偷命生還?

而在這兩條線索間,又牽連了另一個案件,那就是十四年前,孫紅雷飾演的李成陽被人構陷。

不止是李成陽,就連他的師傅林漢,即張藝興飾演的林浩父親。同樣被人在後備箱塞了叁十萬現金,然後墜河身亡。

爲了查明真相,李成陽脫下警服,在馬帥身邊待了十年。

林漢和李成陽爲什麽會被人構陷?

這與他們當時查的案子,息息相關。

在李成陽記憶的閃回片段,他的師傅林漢某一天曾向他鄭重交代,若是有一天自己遭遇了意外。

那兒子林浩就交給他了。

另外自己手裏的案子,也請他務必繼續查下去。

林漢爲什麽會提前交代身後事,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他所查的案件,牽涉到了不少人的利益。

如果繼續查下去,肯定凶多吉少。

而能對兩位刑警下手,一個警隊櫃子裏被塞了二十萬現金,另一個後備箱塞了叁十萬,連帶著性命都沒了。

這說明警局有對方的人,也就是黑勢力的“保護傘”。

後面馬帥的猝死,也跟這保護傘脫不清關系。

02:黑勢力令人發指的罪行

在劇裏,黑勢力的核心人物主要有叁個。

首當其沖的就是王志飛飾演的高明遠,他明面上是長藤資本的董事長,背地裏卻幹著殺人越貨的勾當。

論起心狠手辣,劇裏他是NO.1。

殺了麥自立夫婦不說,還反過來把人家女兒當成情婦包養。最讓人膽寒的就屬那句“你知道她媽是誰嗎?”

“你剛才把她埋了。”

在高明遠心裏,薛梅不過就是他撚死的一只小小蝼蟻。

他不但心狠,還十分猖狂。前腳把人家母親害死,後腳就把人家的名字改爲麥佳。

這個麥佳,不就是“賣家”?

另一個重要人物就是孫興;他這個角色有原型的,那就是臭名昭著的強奸案犯孫小果。

十四年前,他還是叫高赫。

後面因爲犯了凶殺案,爲了躲避法律制裁,在叔叔高明遠的幫助下,不惜整容改名。

而另一個重要人物,就是高明遠的養女鄭毅紅。

雖然她在更新的這五集裏,出場次數都不算多。但幾乎每次,都扮演著重要角色。

第一次,高明遠向她傳達了“掐掉”馬帥這條線索的指令,沒多久,馬帥就猝死在審訊室。

第二次,就是楊冬被何勇控制。鄭毅紅詢問救還是不救,高明遠說了“棄車保帥”。

能直接與高明遠對話,就足以說明鄭毅紅的地位。

除了這叁位核心人物,在警局還有官場,黑勢力都有相互勾結的對象。

率先浮出水面的,是林浩的領導,山南路派出所所長胡笑偉。

在高明遠保他晉升的利益驅使下,他先是威逼利誘勒索孫興的徐小山,然後又打著辦案爲由,趁機刪去了孫興的罪證。

這還不是最狠的。

最狠的是在徐小山姐姐被孫興強奸後,對方鼓足勇氣向他報案,竟然被他說成是賣淫。

隔著屏幕都能感覺到徐英子的絕望。

而最可怕的是徐英子經曆的絕望,就是現實中被孫小果戕害的女孩遭遇。

“徐英子”在現實生活中有原型,這才叫人觸目驚心。

公安局只有一個胡笑偉充當保護傘嗎?很顯然,他的級別、段位,都還不足完全爲黑勢力保駕護航。

而這其中,又有哪些人會是保護傘?

03:幾場文戲,可以看出端倪

昨天更新的五集劇情,除了跌宕起伏的劇情引人入勝外。令人細思極恐的老戲骨飙演技的文戲,也是劇情的重中之重。

從李成陽和馬帥在監獄裏的“你來我往”,到李成陽與何勇的兩次會面,都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尤其是李成陽與何勇的兩次會面,更是讓觀衆看到了老戲骨的精湛演技。

第一次會面雙方的相互保留、提防,到第二次會面的相互試探、勸說,都能體現二人的互不信任,以及各自立場的不同。

如果說這幾次文戲,更多的是品出了角色的魅力,那接下來的叁場文戲,暴露出來的細節,就是解鎖劇情的關鍵了。

第一場文戲,何勇初次審問馬帥。

馬帥是故意入獄的,爲什麽他會這麽做?

在李成陽眼裏,那是因爲馬帥心虛,爲了躲避專案組檢查,故意打了項天入獄。

而在有些觀衆的解讀裏,馬帥的主動入獄,不是爲了躲避檢查,而是爲了躲避黑勢力的滅口。

在我看來,都不是。

如果馬帥真是高明遠的人,他不清楚警隊有黑警?如果對方真要滅口,那馬帥的入獄,真就是自投羅網。

馬帥會主動入獄,更像是他對以高明遠爲首的黑勢力表出的一個態度:我都把命交給你們了,爲了活下去,肯定會守口如瓶。

而馬帥這麽做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保全自己的家人。

後面馬帥爲了拒審掰斷了自己的左手小拇指,而這情況,又能提前被高明遠預知,就恰好說明了馬帥的“斷指”,實際跟高明遠通過氣。

馬帥斷掉的小拇指,何嘗不是他自己的處境?萬不得已時,只有“棄車保帥”,才能讓高明遠他們放心。

只不過這“棄車保帥”的舉動,是馬帥主動提出來的。

第二場文戲,就是專案組一行人吃自助餐。

他們一進餐廳,就開始有人耐不住性子,背地裏在偷偷打量。像是心虛,也像是試探。

在正式入座用餐時,成員的一通電話,響徹了整個餐廳。正常情況下,偌大的餐廳,怎麽一通電話鈴聲會響得如此明顯?

導演不過是用這鈴聲,烘托了用餐人內心的緊張。

而專案組組長的那句“希望到時候的慶功宴,在座的各位也能出席”,更是把餐廳暗潮湧動的緊張、肅殺氣氛,擴大到了極致。

在座的那麽多人裏,有幾個人是完全幹淨的?

一想到此,作爲副省長的王政露出了意味深長的表情。他,會不會是掩藏的最大保護傘?

第叁場文戲,就是何勇二審馬帥。

在何勇單獨審訊馬帥時,他的情緒和第一次沒什麽太大區別。就是任何勇說得再多,他還是一句“不知道”。

但是吳越飾演的賀局長進門後,馬帥卻發生了變化。從鎮定自若,到緊張得冒汗,這是何意?

再來看賀局長的問話,看似是在提審,實際就是在威脅。什麽叫“你不說沒關系,你的妻子肯定知道內情。”

而馬帥也正是聽到這句話後,臉色才開始大變。

在前面馬帥和李成陽談話時,就能明白妻女在他的心裏的分量,不是一般的重。賀局長說這樣的話,分明是捏住了他的死穴。

再來看馬帥背後頻頻出鏡的濕度表,導演是不是在暗示他的猝死,和濕度有關?

而我們前面也提到過,李成陽和師傅林漢被人構陷,肯定是公安局的高層所爲,那還有誰會比賀芸這個局長更有嫌疑? 少妇人妻系列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