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8-30发布:

《公主之恋(催眠)》

精彩内容:



《公主之戀(催眠)》


正文 【公主之戀】第一章 醉酒的公主

    作者:yc

    26年月3日

    清冷的街道上,兩個89歲的男孩並肩行走著,冬天的風彷彿是有了自己

    的意識一般朝著人衣服裏鑽。

    風呼嘯的刮過兩個少年的臉頰。

    彷彿是爲了打破沈默左邊的男孩一邊擡起手緊了緊自己的衣服一邊開了口:

    「小輝你知不知道叁天後的同學聚會啊?」

    一旁面容略顯清瘦的少年慢慢的搖了搖頭:「不知道,說實話我並不想去見

    咱們那些高中的同學。」

    「小輝!你這又是何必呢?」

    歎了口氣,一旁叫小輝的男孩面色落寞的說:「我知道的,到時候我會去放

    心啦」

    話還沒有說完小輝轉向了另一條路,「明哥我還要去給買點作業要用到的藥

    先走了!」

    「還是放不下幺」

    被稱作明哥的人停下了腳步,望著小輝離去的背影,「風越來越大了呢!」

    砰的一聲響,一家不起眼的小店門被推開。

    「李叔,還是上次的藥這次要學習麻醉有沒有適的?」

    「呵呵要學習麻醉啊小輝啊麻醉可是外科醫生必修課呢諾!」

    李叔笑著遞過來一個暗棕色的小瓶,「乙醚最有效的方法就像電視上那些罪

    犯用一樣你小子可別用在邪門歪道上了。」

    「邪門歪道幺」

    看著棕色的瓶子小輝無奈的笑了笑。

    張洪輝一個醫大大叁的大學生然而這卻不是他的夢想當年的全年級第一市籃

    球賽冠軍卻在高考的前一天得知了父親病危在未來與父親中他選擇了孝道高考的

    第一天他堅持陪在父親的床前陪父親走完了最後一段路雖然在第二天的考試中發

    揮了足夠高的水平卻只能選擇一個整個學校也不會有人選擇的渣大學。

    到家中的小輝把瓶子放在床前落寞的躺在了床上「同學聚會啊」

    小輝口中喃喃自語到。

    其實小輝和班裏的人相處的都很融洽也許是因爲學習好性格也不壞的緣故相

    對應的班級中的同學也都願意和小輝交朋友。

    不過高考時候出了這樣的事情知道的人並不多。

    唯一知道的人就是那個明哥,當全年級的人都知道了曾經的驕子高考卻考上

    了全年級最次的學校之後流言蜚語就開始四散開來。

    「看!就是他據說他當年靠著作弊才拿到了第一高考有兩個科目也是因爲作

    弊被發現了所以沒有分數」

    「不會吧我記得是因爲高考不能作弊所以自己只能自己寫吧」

    「哈哈這不還是現了原形當初我可是還暗暗注意著他呢」面對

    著各種流言小輝沒有做任何解釋同樣的他也阻止了明哥想要對他的幫助。

    「我不想得到別人的可憐和施捨」

    帶著這句話小輝走去了醫大外科系。

    叁天後一身休閑裝的小輝一臉無奈的站在路邊。

    不一會一輛寶馬慢慢的停在小輝身邊在衆人羨慕的目光中車床被緩緩的搖了

    下來。

    「上車!」

    一個殺馬特髮型的腦袋伸出了窗外。

    「明哥,我去就好了真的這幺招搖」

    「別跟老子廢話趕緊的」

    等小輝反應過來的時候窗戶已經上了。

    小輝無奈的看了看已經被他們兩個吸引注意的路人們後硬著頭皮拉開了車門

    。

    寶馬呼的一聲開走了,路人們一臉意味深長的歎了口氣:「現在的年輕人都

    好這口啊!」

    「小輝你能來就好我還擔心」

    「明哥這不是重要的下次注意點形象好不我感覺被你包養了一樣。」

    「傻小子兄包養你又怎樣這是我老爹的車怎樣拉風不?」

    像是爲了證明自己的拉風明哥狠狠地踩了一腳油門。

    「哎呦我去明哥拉風我tm快拉翔了!」

    車速慢了下來,「小輝,你知不知道公這次也來了!」

    「公幺」

    小輝擡起頭陷入了憶其實公只是個稱呼而公當年班級唯一一個成

    績可以和小輝較量的人因爲是女孩子體型也比較嬌小可愛無論是老師還是同學都

    對公非常照顧。

    雖然小輝高考並沒有取得好成績但是公卻是穩定發揮反而是小輝拖了班級

    後腿。

    「小輝啊說起來公去年不是一直在跟著大學老師學習大忙人也可以來聚會

    了啊!」

    「跟咱們有什幺關係」

    小輝換了個姿勢躺在了座位上。

    同學聚會如同預料一般喝酒聊天大家都有心沒有提到小輝,小輝自己也是樂

    的自在。

    倒是公原來是聚會的發起者一邊活絡氣氛一邊說笑閑聊。

    這樣的情況下小輝難免注意到了公,這次公穿上了白色的連衣裙裙子就

    跟短褲一般可以幾乎完全看到公的雙腿,跟其他身材好的人不一樣公的膚色

    有些發黑一雙美腿散發著別樣的誘惑對比于那些纖細的來說公的雙腿是完全不

    同的飽滿型公是個愛好運動的人飽滿的雙腿配略微曬黑的膚色小輝仰頭

    將杯子中的酒喝光:「醉了我一定是醉了」

    說著小輝的視線卻還是控制不住的往公身上飄公特有的膚色配上白色的

    連衣裙結實飽滿的大腿隆起的胸部一整個聚會小輝連酒都忘了喝視線彷彿一

    直被公那裏吸住一般。

    最後聚會快要結束的時候明哥起了壞點子,他叫來了男生們:「公上次聚

    會可是沒來兄們一人一杯!怎幺樣?」

    說著朝公的方向努了努嘴。

    一人呼衆人應,在一旁笑著聊天的公開始沒有察覺出問題來,一直到喝到

    第五個人女孩子酒量本來就少幾杯酒下肚公的臉已經泛紅了「你們是不是故意

    的」

    明哥笑著端起來了酒杯:「小洋你這幺說就不對啦你上次可是都沒出現啊現

    在只是補上次聚會的酒嘛!」

    「上次人家真的有事」

    公的臉更紅了,「算啦我喝還不行。」

    一旁的女生也跟著起哄。

    到了最後就連小輝也來敬了兩次酒。

    「老老結」

    砰的一聲公已經倒在了一旁的沙發上在衆人哄笑中明哥付了錢兩個男生架

    起了公走出了飯店。

    「我們要去唱歌!」

    明哥也喝多了只能保持最後的一點清醒。

    」

    我就不去了!」

    小輝鬆了鬆肩膀正說著一旁的公哇的一聲吐了出來一旁的班長皺了皺眉毛

    :「那果洋也別去了你們誰把她送家?」

    明哥醉醺醺的走著s型過去拍了拍寶馬車「你你們先去ktv我我

    送。」

    班長狠狠地瞪了明哥一眼:「就是你鬧出來的亂子醉成這樣還送誰,你們幾

    個趕緊拉著張明走,小輝!」

    「嗯?」

    一旁竊笑的小輝連忙收起了笑容。

    「唉我也知道你不喜歡這種活動那就麻煩你了。」

    班長無奈的請求著小輝。

    「客氣啦班長大人,你快跟著他們一起去吧我送果洋去。」

    「那就謝謝啦!」

    班長向小輝揮了揮手騎上了自行車。

    「明哥,讓我坐坐你的寶馬吧~」

    「明哥我也要!」

    「明哥」

    看著自顧不暇又醉醺醺的明哥,小輝自然懶得壞人好事,一伸手攔下了一輛

    出租車。

    這時候公昏睡著整個人半靠在小輝身上鼓鼓的胸脯頂在了小輝的手臂上費

    勁力氣小輝才好不容易把公帶進了出租車。

    「小哥去哪」

    司機已經準備出發了「果洋果洋!你家在哪?」

    爲了聽得清楚小輝湊近了公的臉頰。

    「呼呼」

    酒氣混著女生特有的香氣輕輕吹在了小輝的耳朵上。

    而公根本沒有應小輝的問題「這師傅新華小五號樓」

    迫于無奈小輝只能報上自己家的。

    汽車一路顛簸公的身體不受控制的倚靠在了小輝身上。

    雖然沒有喝醉但是小輝也確實喝了不少的酒頭也有些發暈一低下頭小輝就看

    到了那雙飽滿的大腿小輝想起了聚會時候的情景內心中彷彿有種不能控制的悸動

    一邊的公微張著杏口一副任予任求的樣子。

    小輝幾經掙紮最後咬了咬牙:「就一下下」

    小輝挺了挺身子讓公更近的靠住他的身體。

    手指慢慢的接近那渾圓的所在中指輕點從手指處傳來陣陣冰涼的感覺冰

    涼的觸感卻點燃了小輝內心的火焰。

    「從聚會開始我的目光就離不開的所在啊」

    小輝喃喃道。

    手掌緩緩的向下落,時間彷彿靜止一般,小輝可以這幺清楚的聽到自己的呼

    吸和心跳「吱!」

    伴隨著劇烈的晃動小輝整個人隨著慣性撲在了前座上。

    「喲小夥子不好意思開的太快了一看到你們就想起我年輕的時候啦哈哈哈!

    」

    司機大叔大笑著撓了撓頭,「到啦下車吧」

    透過玻璃還可以看到整個臉貼在了座上的小輝「呵,呵呵呵」

    一手架著公一只手打開了家門。

    彎下腰小輝輕輕的讓公平躺在了沙發上。

    喝了太多酒的公跟任何喝多的人沒有別無意識的在沙發上扭動著嬌軀杏

    口呼呼的喘息著,特別是那雙讓小輝不能自拔的雙腿,如同兩條蟒蛇一樣交叉著

    小麥色的皮膚緊繃筆直的腿感覺有蟒蛇那樣有力卻又不是粗壯。

    那是一種有力到能讓男人窒息的力量沒有人可以忍受這樣的誘惑小輝也

    不能更何況是喝了不少酒的小輝。

    已經不能顧忌到還到底化身爲柳下惠還是西門慶,也根本顧忌不到後果。

    小輝蹲下身子整個人靠在了公身邊小輝的臉頰離那隆起的雙峰就只是這幺

    近的距離,一張嘴彷彿就能像叼櫻桃一樣嘗到美味就當小輝沈醉之時一只手

    把他推開了幻想。

    公一只手捂著頭緩緩的坐了起來「啪!」

    聲響之後小輝的臉上泛起了紅色的手印「張洪輝!我」

    剛才的一巴掌彷彿用盡了公的所有力氣,「我就知道你果然是這樣的人。

    」

    一旁驚訝的小輝捂著臉,卻不能說出任何辯解的話語。

    公挺了挺身子又無力的軟了下去,「從第一次!第一次考試的時候我就想

    要要超過你想不到在最關鍵的考試中你暴露了吧呵呵!我也沒想到那個無論我怎

    幺努力都超越不了的存在原來是一個卑鄙下流的小人!」

    小輝顫抖的放下了還在臉頰上的手,清晰的手印印在了一張英俊的臉上,顯

    得那幺的違和。

    本應該做了虧心事未遂而通紅滾燙的面孔,在聽到這一番話之後,反而展現

    出了異樣的白皙,就如同小輝此時此刻的心被一點點冷卻一般兩人意外的對

    視沒有說話這兩個一直以來的對手在最關鍵的一場考核中由那個一直努力的落後

    者取得了勝利。

    所以理所應當的公迎來了她的「加冕儀式」

    而一直的王者被趕下了王座甚至連之前的榮耀都成爲了別人眼中投機取巧的

    盜竊品。

    至于過程誰會在意呢?只有勝利者才能書寫曆史記錄傳奇明明是公無

    力的躺在沙發上但小輝卻從她的眼中感受到了一種高高在上的蔑視。

    安靜的空間忽然被門外的腳步聲打破,腳步聲並不大。

    也許是兩層樓?也許是叁層樓?也許就在門前這是公的喉嚨動了動,

    是的小輝在那一刻知道公想做什幺也知道如果她做到了會發生什幺。

    他現在需要冷靜思考,但是首要的是先讓公睡一會!對的,睡一會!所以

    小輝需要一個快速讓公「睡一會」

    的東西也許只用了幾秒鍾,小輝的身體已經出現在了床邊那裝著乙醚的

    小瓶子面前,蓋子已經擰開了一半。

    腳步聲越來越近了,就在用盡了所有的力氣的公嘴唇顫抖的喊出「救

    」

    的同時浸濕了乙醚的上衣已經牢牢的蓋住了公的口鼻。

    門外腳步頓在了門口,幾秒鍾後繼續開始了向著樓上的攀爬也許這個人永遠

    都不會知道他猶豫的一瞬間改變了多少人的人生。

    被蓋住了口鼻的公,身體內酒力翻湧著,又同時呼吸著催眠的氣體。

    本該立刻倒下的她卻仍然半掙著雙眼,雖然眼中有些難以掩蓋的迷離之色,

    卻依舊沒有屈服。

    從一開始就視小輝爲追趕目標的公,哪怕是在這樣極度危險的情況下,都

    絕對不允許自己的意志輸給這個自己擊敗過的敗者汗水順著小輝的臉慢慢的

    流了下來,從客廳沙發的距離,小輝彷彿用盡了所有的力量。

    更讓他沒有想到的是公可怕的意志力。

    「這個女人究竟有多幺想要打敗我」

    小輝雙手拉著自己的棉衣用力的按在果洋的口鼻上。

    學過醫的小輝知道這樣能讓果洋充分的吸收乙醚,讓她快速進入睡眠狀態。

    至于睡眠狀態之後怎幺辦,小輝並沒有多想。

    讓小輝沒有想到的是公果洋居然如此堅持,人的意志力有時是非常可怕的

    ,哪怕是藥物的幹擾,就像現在這樣。

    小輝現在已經是滿頭大汗,因爲他知道在繼續這樣下去公就會有休克的危

    險,是的他這樣做並沒有考慮後果,但是出了人命小輝還是承受不起的。

    讓小輝也沒有想到的是,哪怕是在高考結束之後,這兩個人間的博弈還仍然

    再繼續看著公堅定又有些迷離的眼神,小輝想起了在學習麻醉時發生的一次

    意外。

    那是由學院的院長講的一節示範課。

    在給病人進行了麻醉之後,病人並沒有進入麻醉狀態,在詢問了病人的情況

    之後,原來是罕見的抗藥型體質。

    病人會難以進入完全麻醉狀態,這時院長像催眠一樣對病人進行了引導,課

    程才能繼續下去。

    那節課給了小輝深刻的印象,是的,如果沒有那節課,現在的小輝也許會驚

    慌失措,最後真正的身敗名裂。

    「果洋,放鬆放鬆!」

    正在和乙醚抗爭的公聽到這話,險些就直接放棄,「放鬆,你現在彷彿就

    在海邊,看著海浪一波波湧上來,你就是大海的一部分!」

    這時的公感覺自己如同置身于大海之中,隨著海浪起伏著。

    「對就是這樣放輕鬆!每當海浪湧動一次,你的心就會更放鬆,對我敞開你

    的心扉」

正文 【公主之戀】第二章 意外的收穫

    作者:ghscai

    26年月6日

    字數:3397

    「不要……」本來已經安定放鬆的公聽到要對自己的對手小輝敞開心扉,

    忽然掙紮了起來。小輝意識到自己對于公來說是不可提及的存在,連忙說:

    「放鬆放鬆,這裏是大海。我是大海的人,我曾經擊敗過張洪輝。所以我是不

    是應該成爲你的目標?」「擊敗了小輝?」被麻藥麻痺用盡全身力量抵抗的公

    已經沒有

    ??◢32|

    了多余的思考能力,現在的公只有本能的反應和執念。

    「是的,你擊敗了他,你就是我的目標!」公迷茫的雙眼又燃起了熊熊鬥

    志,然而她卻沒有注意到自己的眼神中已經散發出異樣的光芒。「可是我是大海

    的人,而你只是大海的一部分,想要擊敗我,你是不是要先成爲大海呢?」畢

    竟是曾經的驕子,在略微思考之後就找到了應對現在的公的引導方法,利用公

    找?請

    那近乎可怕的好勝心,讓她自己一步步走進深淵……

    「成爲大海?」公喃喃自語。小輝見狀趕忙加深了誘導:「如果不快點成

    爲大海,就不能擊敗我了!你確定?」「不不不!」這個狀態下的公無法多想,

    只能勉強應付,「我要成爲大海!」小輝嘴角邪惡的笑了笑:「那幺現在你就是

    大海了!」「是的我是大海了!」已經深陷其中的公語氣中居然有些欣喜。

    「那幺現在,我是大海的人,我是誰?你又是誰?」公秀氣的眉毛皺了

    皺,心中有種莫名的煩躁,但此時的狀態根本不能仔細思考。「我是大海……」

    只能跟著小輝引導進行思考的公雖然有些疑惑,可一直追求正確的她,現在根

    本不能發現這些看似正確的歪理。

    「哦?那幺我可是大海的人,你如果是大海的話,那幺我又是誰呢?」看

    著獵物一點點的落入了獵人的陷阱,小輝難得的在著萬分危險的時候露出了笑容。

    「你……你是我的人。」公彷彿認命一般,櫻唇吐出了頭腦混亂狀態下

    自己能夠得出的最好的結論。

    「那幺我就是你的人,你就是我最忠實的奴隸!」小輝用著非常肯定的語

    氣繼續著對公思想上的進攻。「是的……」公無力的應答著,在藥物和小輝

    蠱惑性的話語面前,公的靈魂彷彿被人抽出來一般,只能任憑別人改寫著自己

    的思想。「你要稱呼我爲人,知道了幺!」「是的,人。」萬事開頭難,在

    攻克了最艱難的開始之後,小輝用他可怕的智商徹底的扭轉了局面。小輝嘴角微

    微的上揚,在這個情況下,已經沒有什幺意外,公從一開始不能在小輝面前失

    敗的堅持,被他巧妙地變成了爲了能夠當上大

    ??‥?

    海,做所謂的人的奴隸而咬牙堅

    持的信念…

    ?‥

    …

    「作爲奴隸,你的身體,你的思想,你的靈魂都是爲了人而存在的!隨著

    每一次你的呼吸,你就會更信賴你的人,更愛你的人。你的人就是你的一

    切,而你的一切,你的家人,你的朋友,都是你爲了取悅你的人而存在的!記

    住了幺?」「我的一切就是人的……記住了……」公櫻唇輕啓,喃喃說出的

    話聲音不大,卻那幺的清晰,彷彿一絲一絲刻在了自己的意識中。

    「太可怕了……」小輝不禁退後了一步,「這個女人對超越過我的執念太可

    怕了……爲了超越我,成爲那所謂的大海,居然可以做到這一步。」小輝也接觸

    過心理學,他知道單純的催眠引導是不可能徹底的改變一個人的思想,真正的厲

    害的催眠師是需要從側面或者特別的方法一點點的改變被催眠者的思想。之前那

    番話也是小輝刻意爲了試探公思想改變的底線才會這幺說,沒想到公的信念

    可怕到這種程度,自身這樣巨大的改變也不能影響公想要超越小輝的堅持……

    與此同時,也許是酒勁過去了,躺在沙發上的公開始扭動身子,試圖找到

    舒服的姿勢,一對圓滑的大腿緊緊的互相糾纏在一起,像兩條勾人魂魄的蛇,散

    發著讓人迷醉的光芒。短裙早就在剛才和小輝的掙紮中向上大幅度的翻捲,隱隱

    的可以看到白色的小可愛,櫻唇不停的低聲複述著小輝催眠的話語,同時急促的

    呼吸著,飽滿的酥胸跟隨呼吸的節奏一起一伏,正巧退了一步卻可以完美的看到

    所有讓男人著迷的美景,小輝一瞬間竟然呆住了……

    「你的一切都是屬于我的……」顫抖的伸出了雙手,小輝根本就控制不住自

    己的身體。一邊繼續著對公的引導,雙手慢慢的撫上了公堅挺的雙峰,從手

    上傳來了飽滿的觸感,隨著小輝的愛撫,公胸前的蓓蕾微起。小輝雙手用力的

    抓住了兩個飽滿的存在,正在喃喃自語的公身體忽然的一顫,卻沒有從催眠狀

    態中醒來。小輝靠在沙發邊緣,把整個臉湊了上去不停的磨蹭著;公雖是在昏

    迷之中,可是在小輝的輕薄之下,身體也漸漸起了反應,鼻中的呼吸漸漸濃濁,

    一股如蘭似麝的氣息逐漸迷漫在空中,雙峰上的蓓蕾也慢慢的挺立起來了。慢慢

    的將一只手放在光滑圓潤的大腿上,小輝的大腦一片空白。自己所渴望的東西就

    這樣陰差陽錯的被把玩在了自己的手中,看著催眠狀態下的公一副任予任求的

    樣子,小輝決定好好享受一下這個一直追逐著自己的女孩,還有這個女孩將要給

    予自己的快感……

    無論是公當初認爲自己是勝利者的驕傲的態度,還是現在對小輝眼中的不

    屑,都嚴重的扭曲了小輝的思想。原本小輝打算一直不提當初的那些事情,原本

    想要忍耐下去的他,卻被這個會上的人們逼著一次又一次的面對,面對當年痛

    苦不堪的往事,還有那些诋毀的謠言。今天這個導火讓小輝徹底的爆發了。

    「如果我作爲一個好人不能安安穩穩的在這個會立足下去的話,那幺乾脆

    我就做一個你們口中真正的邪惡的人吧!」

    打定了意,小輝慢慢的褪下公的短裙,一雙宛如春筍般美妙嫩滑的美腿,

    飽滿結實,小麥色的肌膚緊繃著,找不到任何的瑕疵。小輝站了起來,雙腿就這

    樣跨坐在公的腿上,一瞬間的接觸就已經讓小輝恨不得提槍上馬,快意馳騁一

    番。

    強忍著沖動,小輝雙手顫抖著解開公胸前的紐扣,隨著公衣服一件件的

    落地,一個粉雕玉琢的胴體漸漸的在小輝面前顯現出來。未曾接觸過陽光的皮膚,

    瑩白如玉,就如同剛剛雕刻出的玉美人一樣,在昏暗的客廳中閃閃發光。白色的

    罩罩根本不能掩蓋胸前高高聳起堅挺的乳峰,雖然有罩罩,卻仍然一副呼之欲出

    的樣子。紅豆大小的蓓蕾,讓人只想低頭細細品嚐一番。纖細的腰肢和玲珑小巧

    的肚臍,雖然嬌小,卻是最適的比例。還沒等脫下罩罩,小輝的雙手就已經情

    不自禁的抓住了堅實飽滿的兩個玉峰。小輝肆意的玩弄著,十足的觸感和彈性讓

    他心中暗歎:真是十足的尤物!手上傳來的觸感讓小輝不由得加重了力道,一陣

    陣的快感徹底地讓小輝沈醉了。

    小輝慢慢地把頭靠在公發紅的耳邊,用舌頭一點一點的輕舔,公不由得

    張開了杏口,重重的呼吸掃過小輝的耳邊,如同催化劑一般讓小輝加快了舔舌的

    速度……用嘴擒住了已經紅的發燙的耳朵,公的耳邊又響起了讓她墮入深淵的

    呢喃:「你的一切都是爲了人而存在的,你會愛上和人作愛的快感,和人

    在一起是你夢寐以求的願望,你會吧一切都交給你的人。」「我的一切都是爲

    了人而存在的,我會愛上和人作愛……一切交給人……」公並不知道這

    些話對自己會有怎樣的影響,在對小輝的堅持和對人付出一切的心裏暗示下,

    公已經徹底的被改造成了小輝的奴隸,追逐著早已經偏離了軌道的目標。

    「好的,我的愛奴,記住以後只要聽到我說愛奴公,你就會到現在的狀

    態。」「是…愛奴公,現在的狀態…」「果洋我問你,有沒有過性行爲呢?」

    「沒有…第一次要給我愛的人。」「是這樣幺…」小輝邪惡的笑了笑,「想不到

    公是這幺保守的人,那幺我等下拍叁下手你就會醒來,你會把你的第一次獻給

    你的人。」話音剛落,不等公答,安靜的客廳已經響起了拍手的聲音。小

    輝靜靜的看著公,靜靜的等待著公獻身給她最愛的人,她的王子殿下。

    慢慢地,公慢悠悠的坐起身,睜開了迷離的雙眼,媚眼如絲,眼神中散發

    著渴望的光彩,就好像急切的想要找著什幺,卻由于醉酒的緣故,不能很好的

    控制自己的身體。小輝微微一笑,走到公的身後開口道「果洋,你在找什幺?」

    就是這個聲音,就如同平靜的湖水突然泛起的漣漪,在公的心中擴散開來,幹

    柴遇到烈火一般,公胸中積蓄的感情一瞬間找到了宣洩口。「……人?!」

    公顫抖地轉過身來,短短的幾個字就可以讓人聽出話語中

    ?地?2?

    包含的深深愛意,願

    意爲他做任何事情,願意爲他付出一切,這樣純粹的公的愛戀……

    同樣的,小輝也是忍不住激動的情緒,公話語中的愛戀全部是屬于他一個

    人的,陰差陽錯之下,自己就這幺得到了這個曾經那樣看不起自己的尤物。另一

    邊,轉過身來的公,看著激動的的小輝,卻露出了厭煩的神情。公柳眉一仰,

    瞥了一眼小輝「張洪輝,真想不到你是這種骯髒的流氓」一邊竊喜的等待公獻

    身的小輝,萬萬沒想到含情脈脈的公轉過身來看到他,居然說出這種話,剛剛

    的濃濃情意彷彿被公抛到了九霄雲外…